“十二五”節能減排指標將分到企業

“‘十二五’期间,国家节能减排的指标将分解到企业头上。” 12月2日,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副司长高东升在 “碳金中国策论坛”上表示,“十二五”约束性指标的分配对象将由地方政府转向行业和企业,国家重点监测考核的企业数量可能由“十一五”期间的1000家调整到3000家甚至5000家。


“未來要把80%以上的企業納入到我們的管理範圍。”高東升希望,企業能由“被減排”走向“自覺減排”。


企業應加強與政府互動


“中国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责任在于企业,出路也在于企业。” 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孙桢在论坛上指出,在资源环境领域,行政手段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今后需要加强法律手段和经济手段。在低碳经济的竞争中,要处理好政府与企业的合作关系。


“比如碳排放交易体制的建立、碳捕集和封存技术的应用,” 他说,“没有政府与企业的顺畅合作,结果简直不可想象。”


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所長潘家華對這種合作關系的重要性表示了認同。他認爲,這種政府與企業間的合作關系應該是互動的、積極的,中國企業應當從被動服從或者主動配合,走向積極參與,甚至主動遊說。


“政府很多政策是非理性的。”他指出,爲實現“十一五”約束性指標,地方政府拉閘限電、停産限産等強制性行政手段不利于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不利于企業的可持續經營,更不利于老百姓的正常生活。


“因此,在实现低碳发展的过程中,企业不但应该主动配合,更应积极参与,不光要给政府以反馈,甚至还要适当给政府加压。” 潘家华说,唯有这样,企业才有可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找到引领行业发展的机会。


孫桢建議,未來的減排機制安排應鼓勵誠信者。“比方在將來普遍開征碳稅時,政府可以對誠信企業適當減稅,以促進二者的合作。”他表示,企業的可信度將大大降低管理成本。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解振華近日表示,經初步估算,今年前三季度單位國內生産總值能耗同比下降3%左右,“十一五”節能目標有望如期實現,而減排目標已提前完成。但是,近來各地紛紛拉閘限電、停産限産的現象表明,“十一五”約束性指標的及時完成,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行政力量的推動,在行政問責和行政處罰等手段的高壓下,地方政府和企業被迫做出了節能減排的姿態和行動。


碳排指標將納入企業考核


“今年工信部已經公告了18個工業行業共計2087家淘汰落後産能企業名單,下一步將把碳排放指標納入到考核企業産能先進與落後的標准當中,並按照這個綜合指標來淘汰落後産能。”高東升透露。


他認爲,中國的工業産品絕大部分要出口,而國際社會都開始考慮加征碳稅、碳關稅等,一旦中國企業達不到相關指標,將很難應對國際市場競爭。


“十一五”期間,由于只設立了單位GDP能耗下降20%左右的約束性目標,有些地方在執行過程出現了前松後緊的現象,少數地區甚至采取了一些錯誤的做法。據悉,針對這些經驗和教訓,“十二五”規劃將出台單位GDP碳排放強度、單位GDP能耗強度、主要汙染物排放指標、非化石能源比重、森林面積、蓄積量等多個節能減排的約束性指標。這些指標會分配到各個地方、各個行業,並落實到一些具體的企業和單位。


“在主要汙染物排放指標上,“十二五”期間將在“十一五”基礎上增加氮氧化物和氨氮化物。”高東升說。


同日,中國化工信息中心副總工程師徐京生印證了這一說法。他透露,氮氧化物會列入“十二五”節能減排的總量控制範圍,而控制氮氧化物的實質就是“脫硝”。今後會像強制“脫硫”一樣實施強制“脫硝”。


環保部汙染排放總量控制司司長趙華林11月29日表示,主要汙染物約束性指標將由兩項擴大到四項。中國“十一五”兩項約束性汙染減排目標是化學需氧量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別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少10%。


能耗統計口徑不一


“狠抓節能是減少碳排放最現實的選擇,節能涉及到衆多領域,如工業節能、建築節能、交通節能,能源的梯級利用和智能電網的改造等等。”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王玉慶在論壇上表示,“這些方面都大有可爲。”


但他表示,根據權威部門的數據統計,2009年我國工業能耗占到經濟社會總能耗的71.3%,建築使用能耗占到26%,僅這兩個數據相加,已經占到社會總能耗的97%。


“可能有个别地方的统计存在一些重复,但这里所讲的建筑使用能耗,并没有包括建材的生产和建造过程中的能耗。” 王玉庆说。


他認爲,應變“單位控制”爲“能源增量的總量控制”。“以單位能源消耗強度計算的減排目標受GDP的影響,變數很大,不易考核和衡量。以能源增加的總量作爲低碳發展的控制目標會更有成效,更能體現我們的決心。”王玉慶說。


据工信部估算,18个重点行业中落后产能占总产能的15%到25%,各个行业比例不一样。“要大力支持企业的技术改造,用高新技术和信息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在建筑使用能耗上,要严格执行并逐步提高国家建筑节能标准。加快耗能建筑的节能改造,亦是建筑节能的当务之急。” 王玉庆说。